忍者ブロ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這裡以日常雜談居多,遊戲感想居次,參雜些許動漫畫感想、同人/cos相關記事。 非自由連結,任何連結轉載請先通知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對汪達遊戲呈現出的氣氛與劇情略有所感,於是我無聊把劇情小說化,因為劇情都是照遊戲寫的,我只是無聊嘗試用小說的方式描寫遊戲劇情罷了。很久沒有寫小說,加上不會有特殊劇情(原因如上),不知寫出來是否很糟糕,或是是否會令人看不下去OTZ於是先練習了一段,試著想營造遊戲的氣氛,不過不太容易呢XD|||

然後,我會不會寫完我也不知道....雖然想寫好幾天了,但是因為期末考在即又不想念書才動筆的OTZ

其實我沒有實際全破汪達,手笨的我才剛挑戰玩第一隻巨像,我只是有看著朋友全程破關而已。雖然對劇情有大致印象,但是移動時地圖上的風景我就都記不得了,當想描寫起來才知困難。


而且朋友的汪達是日文版...我的日文又不太好,影片對話沒法即時理解。所以對話我是參考巴哈精華區的中文翻譯的。

不要太苛責我的文筆T.T(害怕)我江郎才盡了.....(明明沒有才過XDD)

寫於 2006/01/12

2007/11/26 將近兩年的今天偶然在整理網誌時注意到這篇被關成草稿
當年想把整段汪達小說化,現在確定是放棄了:P
留作紀念讓它重見天日也不錯


  那是連太陽都顯得黯淡的灰色天空, 只有老鷹在空中盤旋著,雙翅劃破灰濛的天色,突地疾速俯衝,又圓滑地掠過青年的臂膀,往遠方飛去。山道上迴響著達達的馬蹄聲,崎嶇難行的山道旁是絕嶺峭 壁,青年隻手握著疆繩,一手護著身前的布團,與身下的黑馬默默地行走在山路上。這時,前方出現一小斷崖,青年沒有猶豫,讓馬兒稍微後退,接著輕鬆地一躍便 越過了,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確認,不能被這點小障礙所退卻。於是青年與黑馬穿過陽光微弱的密林,踏過厚實的落葉,越過遼闊的草原,冰冷的雨水也澆不息他 的執著。

   在許多孤寂的景色後,終於出現人為的痕跡,當青年穿過兩座巨石所形成的窄小通道時,眼前是一道深谷,對岸座落著宏偉的神殿,連接兩岸的是一座橋面不甚寬廣的石橋。沒有護欄的石橋,一不小心就會墬入深淵,即使如此,青年依舊沒有回頭的理由,於是他繼續往前邁進通過石橋。



   青 年審視著顯然是入口的地方,巨大的石門矗立著,一時未見任何開門的機關,正當青年思索是否該下馬查看時,石門緩緩地往上升,露出一層層階梯。馬兒卻在這時 顯出抗拒,不願踏下階梯,青年雙腿往馬腹一夾,馬兒才乖乖步下階梯,這時石門緩緩地放下,他回頭看了一眼,明白已經沒有退路。



   神 殿的內部是中空的圓柱,在四周環繞著螺旋形的走道,他一圈一圈地往下走,走至底層有座水池,但水池沒有引起他太多注意,吸引他目光的是前方開放式的祭壇。 青年在祭壇前下馬,這才讓人瞧見原來他一直護在身前的布團裹著一名少女,他將少女放在祭壇上,抽掉包裹住她的厚布,露出少女的臉龐──那是張年輕且清秀的臉孔,緊閉的雙眸不曾因青年的碰觸而眨動,濃密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一道陰影,臉頰蒼白而沒有血色,本該是充滿青春活力的年紀,卻感受不到絲毫生命的氣息。



   注視著少女的臉龐,青年的腦中回想起來這的原因──



那片大地……起源自點與點之間互相撞擊的迴響……

一切都被置換為無與有,被蝕刻於岩石之記憶……

鮮血、嫩草與天空,



以及擁有特殊能力,能操縱用光交織創造之雕像的使者。

在那世界據說若是希望甚至連死者的靈魂都能奪回……

然而,踏上那片土地是遭禁止的。」



身 後傳來馬兒不安的鳴叫,打斷了他的思緒,回頭一看從地上冒出不明黑影,青年握住劍柄,將劍自鞘中抽出,正要進入備戰狀態,黑影們卻隨著他高舉的劍刃所凝聚 的光線而消散,還來不及深思黑影為何,神殿上方傳來一道聲音:「噢……是「往昔之劍」嗎?」那聲音似是由極遠之處飄來,又似在耳畔低語,低沉的男聲又結合 著女聲,震盪著聽者的耳膜,卻尋不著發聲者。



「你是『多爾暝』嗎?在大地盡頭的這片土地,傳說有位連死者都能自由操控的死者。」青年想起曾聽過的傳說,於是如此猜測著。



「不必那麼著急,我的確就是多爾暝。」



被詛咒,受到規矩束縛成為贅品,而消失的靈魂我希望用您的力量喚醒。」



「那個女孩的靈魂嗎?」少女始終沉默地躺在祭壇上,風撫過她的臉龐,舞動她的髮梢,卻喚不起她的靈魂。



靈魂一旦離去便再也無計可施是人類的戒律吧?不過,若有那把劍或許也並非全無可能……」



「真的?!」青年明顯地激動起來,他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來的啊!



「如果我命令你的事,你都達成的話……」



「你要我做什麼?」



看見排列在那的雕像了嗎?把那些雕像全部破壞,.不過那些雕像並非人之力所能破壞的。」



「那麼我該怎麼做?」



這片大地的某處,應有與那些雕像成對的『巨像』。你若能去討伐並打倒那些『巨像』,應便能破壞這些雕像了。」



「我明白了。」



「但是,也許你將付出慘痛的代價。」



「我已有覺悟。」



「好吧。」說完這句話,多爾暝的聲音不再出現,四周又沉寂下來。



青年注視著宛如沉睡般的少女,湛藍色的雙眸閃動著堅定的意志,雖然不知必須付出什麼代價,只要能讓他再見她一面,即使是極為慘痛的代價他也願意。



「亞古羅!」他呼喚著愛馬的名字,黑馬便應聲奔來。他跨上馬背,舉起往昔之劍,劍刃凝聚的光線指著南方,亞古羅隨著他的指示往前奔馳,一人一馬踏上了征途。

PR
留言
color
name
subject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明星志願閒談:關於周映彤的歸宿 HOME 問卷養mero
photo by 七ツ森  /  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
忍者ブログ [PR]
月曆
08 2017/09 10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最新記事
(11/12)
(02/18)
(06/28)
(03/12)
(03/07)
最新回覆
AD

書櫃
雜言
應援!
Photobucket
Photobucket
「Bloody Call」応援中!
スカーレッドライダーゼクス応援中!
主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