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這裡以日常雜談居多,遊戲感想居次,參雜些許動漫畫感想、同人/cos相關記事。 非自由連結,任何連結轉載請先通知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不成比例的下.......
我在寫小說嗎....(吐血)


如果覺得描述很亂看不懂,請務必告訴我...


前篇連結:
すみれの蕾-日下部ハル(上)

すみれの蕾-日下部ハル(中)


【おかえり】
從前面的描述多少能瞭解日下部是個極度沒自信的人了吧?
這路線中,女主角與日下部還在曖昧期時,女主角去日下部家還書,他突然好奇拿下她的眼鏡,看到女主角驚慌的模樣(她認為自己長得很醜,不想讓人看到眼鏡下的真面目。),他打算趕快幫女主角戴回眼鏡,卻不禁輕輕捧起她的臉頰。
「……妳……覺得我怎樣呢?」
「咦?」
「……」
「……」
一陣沉默。
在她無法回答時,日下部輕垂視線,彷彿心中有了答案。
「說得也是呢……但是,我……」
他靠近她,對上她的視線。
「……討厭的話,就逃開吧。」
他吻上她的唇,一次又一次。
當唇瓣終於依依不捨離開時,他說:「……眼鏡,還給妳。茶可能太濃了,我去重泡……」還以為他要當作剛才的接吻沒有發生,他卻又以痛苦難耐的表情輕聲說:「……對不起。」
接吻後並沒有順勢告白,女主角就這樣回家了,整晚她心神不寧地一直想起那個吻,為什麼要吻她呢?難道是……她躺在床上,輾轉難眠。


隔天遇到日下部時,他卻露出這種表情。
 
「一直在想,該怎麼做才好?該說什麼好?但什麼都無法考慮了……所以,什麼時候都可以,給我點時間,我有話想跟妳說。」
當日下部如此認真地說著,手指因過度緊握而泛白,卻突然有人插話。
「你們擋在路中間了。」是女主角的青梅竹馬カナデ。
照慣例,女主角和カナデ又拌起嘴,日下部默默看著感情良好的他們。
「擋路。」這次說話的是夜凪。
「怎麼了?情侶吵架嗎?」部長也來了。
「喔,把新銳鋼琴家玩弄在手掌心啊?」夜凪跟著答腔。
「喂,才不是這回事。和這傢伙起紛爭的可不是我,是日下部。」
「什麼啊,我還以為是舊情復燃呢。」
「舊情復燃啊。」
「不是舊情復燃嗎?」
聽著部長和夜凪兩人一搭一唱,日下部淡淡地說:「……你們以前交往過啊?」
被日下部一直注視著,女主角答不出話。雖然沒有交往過,但カナデ確實是她初戀。
「該不會現在也……?」
「才……」
在女主角否定前,カナデ搶先說了:「才不是!這傢伙只是青梅竹馬而已。別亂猜測,我會很困擾!」
「那你為什麼要慌張?」部長真是惟恐天下不亂XDDD
「連續劇似的發展呢,和離別許久的青梅竹馬再會並墜入戀情之類。」夜凪也很愛搗蛋XDD
「誰、誰會和這傢伙啊!」
聽到カナデ的否定,女主角感到胸口一陣刺痛。她藉口五個人再站在這真的會擋路,一個人逃跑般地先離開了。
「……」日下部只是沉默地看著這一切。


傍晚下班要離開時,女主角又正巧碰到カナデ,看著他碰到討厭的事情就會歪嘴角的習慣還是沒變,她懷念地輕笑出聲。
和カナデ一段談笑後,カナデ丟下:「在、在家人擔心前早點回家!」先行離去,即使多年沒見,カナデ依舊和過去一樣不坦率卻又溫柔,這時她意外發現即使承認過去喜歡過カナデ,也不再心痛了。
也要回家的她發現手機忘了拿,轉頭走回上班地點卻發現……日下部在後方以難受的眼神望著她。
他提起早上關於カナデ的話題,女主角想著不希望日下部誤會,想跟他說實話。
「早上說的話其實是真的,過去我喜歡カナデ……」但是她現在喜歡的是──
她還來不及繼續說下去,日下部就接話了:「這樣啊……早上說要妳給我點時間,但現在似乎不需要了……明明是我要求的,現在卻說不用了,真的很抱歉。」
看到日下部痛苦的表情,女主角在什麼話也說不出口的狀態下與他道別。


嗯……插個話,老實說旁觀看這段會有點煩XD
日下部的退縮我覺得已經沒救了,所以放棄批評=.=
女主角喜歡人家就老實說啊,為什麼一直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啊?害羞嗎?
後面有解釋為什麼女主角說不出口,我只能說我可以理解但無法認同。不過要不是她這麼沒魄力,也不會有後續的有趣發展XD


回家後的女主角,想著日下部本來要說什麼,難道是喜歡嗎?
喜歡,這麼簡單的一句話,卻好沈重,她說不出口。
過去她曾暗戀カナデ,一天她在走廊上聽到教室內男同學正跟カナデ在談論她,是關於聽說女主角喜歡カナデ,カナデ覺得她怎樣的話題。
カナデ是個幼稚的傲嬌,是會欺負喜歡女生的那種人,當然不可能在人前坦承,為了不讓自己丟臉他甚至故意說得很難聽:「別開玩笑了,誰會喜歡那種醜女啊!」
意外聽到這句話的女主角心中受傷,下意識開始逃避他。之後カナデ明明想幫女主角慶祝生日,嘴上卻說:「反正沒有別人會幫妳慶祝嘛,我就勉強陪妳好了。」
女主角當然沒聽出カナデ的弦外之音,只是難過地說:「你不用管我了,不用勉強自己跟這種醜女說話。」
傻眼的カナデ還逞強地回:「妳有自覺真是太好了,絕對不要把眼鏡拿下來啊。把那種醜臉藏起來,會讓人感謝妳的。」
氣極的女主角則回:「如果沒有カナデ就好了!」
不久カナデ到國外生活,兩人就在這種不愉快的氣氛下分離,初戀變成難堪的回憶,女主角自此畏懼戀愛。
因為這樣的過去,女主角無法主動開口說喜歡。她害怕又會是自己一頭熱,害怕日下部溫柔的眼神會變得輕蔑。


因為日下部從那天起一直沒跟她聯絡,女主角按耐不住主動跑到他家見他,但又自卑病發作,想起他們曾在這裡接吻,日下部卻彷彿已經忘了這件事,還能平靜得像什麼都沒發生過地跟她說話。難道是日下部知道她喜歡他,但不忍拒絕她,只好勉強自己溫柔接待她。
一旦開始亂想就無法停止,雖然才剛坐下,女主角再也無法忍受腦中的負面想法,打算喝完剩下的半杯茶就趕緊離開。
當她的手要碰到茶杯時,卻被抓住了。
「從那之後我考慮了很多。好奇怪,明明決定不要再想了,又煩惱起來。我們在這接吻的事,妳還記得嗎?」
「那個吻並不是一時興起。」
「我……不想把妳讓給任何人,不想!」
「該怎麼做才好?該怎麼做妳才會留在我身邊?」
「我一直喜歡妳。和妳在一起就會不知該怎麼辦才好,無法克制了……」
「但是,妳的心並沒有向著我……」
「只要是妳的願望,我什麼都願意做,只要我做得到……所以……」
再也忍不住了,日下部緊緊將她抱在懷裡,並吻了她。


這裡可以選擇要「推開他」或是「就這樣接受」,先選擇「就這樣接受」。


因為自己也喜歡日下部,所以就這樣被吻沒關係。
一陣熱吻後,日下部終於冷靜下來,用哭音說:「……對不起。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……喜歡妳,我只是喜歡妳……」
媽媽!!哭音真是我罩門OTL 萌到我了!
女主角回應也喜歡他後,他不可置信地睜大雙眼,驚訝又不安地要求再一吻確認。
接下來是一陣滾,還以為會超展開,不過沒有XDDD上下其手時踩了煞車。
日下部又再次確認:「妳真的會陪在我身邊嗎?真的?嗯,謝謝……是那樣就好了。」
送女主角回家時也欲言又止,明明確認了彼此心意,他看起來卻仍有心事。


隔天ユキ突然湊近女主角,在她耳邊說:「脖子後面有吻痕喔。為了自己好,有啃咬癖好的壞狗還是早點斥責比較好喔。」
逗笑我XDDDD
那隻壞狗還剛好登場了XDDD
壞狗很KY的拿出眼鏡說女主角昨天忘在他那了,沒有眼鏡會很困擾吧?這下ユキ想不知道誰是那隻壞狗都不行了。
「原來如此,是你啊。誰都會有這種時候呢。雖然還以為還會再晚一點,小孩總是很快就離巢了。」
XDDDDDD
「難道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嗎?」目送ユキ離去的日下部傻傻地問。
女主角便告訴他吻痕的事,他雖然對此感到抱歉,卻也低聲問:「不想被人知道嗎?和我之間的事……不,沒什麼,說了無聊的話。」


這段路線一直有種違和感,明明該很開心,卻又感到他在不安。
上一秒還因為牽了手,而害羞地說:「我也許真的要到極限了……」
下一秒又惶恐地問:「妳喜歡我什麼地方呢?」卻又不敢聽女主角的答案,片面離去。


從這天起,日下部又沒消息了=_=
一天女主角到上班地點卻被同事問她今天不是休假嗎?原來是日下部家的執事擅自幫她請假了,還把她帶到日下部家中,並把兩人反鎖在房內,強迫兩人聯絡感情XD
這次真的做完了,但超展開還在後面。
隔天日下部捨不得女主角回家,要她再待一會,但又覺得自己太任性了。
女主角笑說:「說太多任性的話的確很困擾,但一個兩個的話,沒關係喔。」
「那麼……不要回去,一直待在我身邊,目送妳離開會很寂寞。吶,很困擾吧?」
日下部的眼神莫名泛著哀傷,令女主角覺得不能就這樣丟下他不管,於是她決定──就此住下來=口=!!!就此同居了,超展開啊!!!


女主角持續往返日下部家中與歌劇院上班的日子,一天她比平常還晚下班時突然下起大雨,手機也沒電了,她想車站離自己家比離日下部家近,今天要不要回家住好了? 但也許日下部在等她,她還是決定回日下部家。
在路上她碰到撐著傘來找她的日下部,畢竟這麼晚還沒回去又沒有聯絡還是第一次,他擔心得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?還是討厭他所以回家了?越想越無法待在家中,便上街找她。
即使撐了傘,日下部仍被雨打得全身溼透,隔天果然發燒了,女主角當然想請假看護他。
「不去工作可以嗎?抱歉,為了我……」
「就是因為是你啊,為了你,我當然選擇請假陪著你。」
「為了我?」
「對啊,我擔心你,要好好照顧你。」
「……我真的是笨蛋。」日下部這聲低語沒有傳到她耳中,但他心中似乎有了轉變,只見他微笑地說:「沒關係,去上班吧。等妳回來,我有話跟妳說。」


整日擔心著日下部的身體,正歸心似箭的女主角,卻在下班時被ユキ和夜凪抓住了,以詢問她跟日下部進展為理由,強迫她一起到咖啡廳喝茶聊天。
ユキ拿出手機打給日下部,要女主角交待會晚歸,但女主角話講到一半手機就被ユキ搶走了。
「20分以內過來。沒來的話,眼鏡會遭到無法啟齒的對待喔。」
 
這表情好像在說怪談XDDDD
ユキ突然輕撫女主角背部,逼她下意識驚呼一聲,接著就把電話掛了。
「妳說日下部不來也可以?這樣說好嗎?如果二十分後他沒有來,妳就會看到地獄囉。」夜凪真是壞心XDDD
「咦?那不是玩笑嗎?」女主角轉向ユキ求救,卻見到他露出無邪的微笑說:「我說到做到。自古以來,沒有王子前來拯救的公主,必定會遭遇殘酷的事情,這是鐵則喔。」
「夜凪是大人吧?不會做這種事對吧?」
「這個嘛……永保少年心,不覺得是種幸福嗎?」
女主角就像獅子眼前的小兔,抖抖地等著日下部快來XD


日下部在時限前13秒趕到了!拯救女主角免於臉被亂塗鴉的命運。
匆忙趕來的日下部連慣用的圍巾都來不及圍上,周遭充斥奇妙的威壓感。
「……還是第一次看到日下部生氣耶。」
「我是第三次。」
夜凪和ユキ小聲交頭接耳著。
日下部無言拉過女主角的手,並奪回她的眼鏡,冷冷地掃視另外兩人一眼,露出了燦爛的微笑說:「我帶她走了,可以吧?」
女主角心想,第一次覺得人的笑容這麼恐怖XD
臨走時ユキ送了句話給日下部:「讓人不安的話,不知什麼時候會被捨棄喔。」
另一方面,夜凪還餘悸猶存地小聲說:「……他生氣起來真有魄力。」
所以說日下部是大魔王啦A﹍A連腹黑夜凪都懾服了!


日下部拉著她走到公園,終於停下腳步。
「我也知道ユキ在激我,但聽到妳那樣的聲音,我就變得坐立難安……讓妳害怕了,抱歉。本來不太想讓妳看到這樣的我。」
生氣的日下部,彷彿換了個人。
「雖然說回家有話要說,但在這邊說也可以吧?一開始那樣對妳真的很抱歉,因為好喜歡好喜歡妳,喜歡得沒有辦法。」
是指兩次強吻女主角的事吧?
「還有一件事要道歉。」日下部蜻蜓點水般輕觸她的唇後說:「我喜歡妳,最喜歡妳。」
他又再次露出不安的表情。
她一直都有注意到日下部在感到不安。
他們的關係發展得太快,卻沒有像這樣確實地確認過彼此的心意。也許就是因為這樣,日下部一直很不安。
「嗯,我也最喜歡你了。」
終於他們有了心意相通的感覺,牽著彼此的手,回到他們的家。


結局是女主角如往常住在日下部家中,雖然他也覺得這樣似乎不太好,但他更希望女主角陪在身邊。
「我回來了。」
「歡迎回來。」
今天他也露出溫暖的微笑迎接心愛的人歸來。



【どこかで幸せに】
和【おかえり】一樣的發展,只是在下雨的那個夜晚女主角選擇回家。回家後本來想先打電話聯絡日下部,卻被弟弟趕著去洗澡,等有機會打電話時已經很晚了。
電話那頭傳來日下部放心的聲音,以及似有若無的雨聲。
難道他在外頭找她嗎?
「……我在房間裡啊,是因為收訊不太好吧。有工作的電話要打來,雖然有很多話想說,先掛了……嗯,有一件事想說可以嗎?」
「接下來我的工作會很忙,編輯會頻繁出入房間,所以妳先回家一陣子好嗎?」
「咦?」
「抱歉……不過拜託妳了。」
說不出拒絕的話,切斷電話後,女主角總覺得不對勁。也許是她想太多了,但也許日下部真的在外面!
急忙想奔出家的她卻被弟弟攔住了。
「這麼晚了還下著大雨,妳要去哪裡?有事的話,明天再說吧。」
是啊,不會有人在這樣的大雨出門的,一定是她想太多了。


從那之後她就見不到日下部了,即使去他家裡也遇不到他。
女主角翻著一本薄薄的故事書,故事是說少年愛上了少女,但少女最後卻和別人在一起。失去少女的少年卻幸福地說著:「只要妳在某處過得幸福就好了。」
「才不會幸福!」女主角哭著說。
初戀難堪地破碎了,第二次的戀愛也用這種形式結束,她的心情無從宣洩。
在少年來迎接少女前,她不會幸福。


結局就只是這樣。
看到這的我不太能理解為什麼?雖然隱約知道日下部很不安,但不懂為什麼這樣就放棄,明明兩人互相喜歡啊,明明沒有發生什麼無法挽回的大事。
直到看了接下來要敘述的兩個結局,我明白了,看似溫順的他,其實很不正常。
他之所以放手,是為了讓她幸福。



【僕は月、君は太陽】
如果在日下部第二次強吻時選擇「推開他」,劇情又會是另一種走向。


「完全被討厭了呢。」日下部邊擦去唇角的血,邊如此說著。
當女主角急忙拿出手帕想為他擦去血液時,他拍開她的手。
「別碰我。」
「打算這樣同情我、安慰我後,再去別人身邊嗎?」
「……我想要妳,只要有妳,其他我都不需要了。」
「本來只是想默默地看著妳,但已經受不了了……哪裡也別去。」
他粗暴地把女主角推倒在床上,手探入她的衣服裡。
對於女主角的抗拒他置若未聞,只冷冷地輕笑著說:「為什麼要住手?妳沒有這種打算嗎?這樣無防備地進入接過吻的男人房裡……」
「雖然接吻不行,但這裡感覺很好呢。」哇喔,好惡役的台詞XDDD
這時女主角明白了一件事,她喜歡日下部,即使被這樣對待還是能原諒他,那種程度的喜歡。
總覺得哪裡的齒輪搞錯了,事態似乎將無法挽回,儘管腦中警告著危險,她卻只能任由日下部擺弄。


他接下來的台詞更像壞人,但不能寫出來了:$
這路線的配音快萌死我=///=低喃又色氣的聲音喔!
我好想把台詞都打出來喔,但不行啦!(滾來滾去)


「妳看。」日下部刻意把手指在她眼前晃動。
「似乎很有感覺呢,再一次?」
「明明一直對男人沒興趣的臉,稍微碰觸一下就……再陪我一會吧。」他低下頭,再次玩弄著她的身體。
(溫馨<?>提示,這壞蛋這時並沒有真的碰她。)



當身體冷靜下來後,女主角忍不住問為什麼要這樣對她?
 
「因為喜歡妳。」他這麼說。
「喜歡得沒有辦法,不管用怎樣的形式都想把妳留在身邊。」
「比誰都想珍惜妳,也比誰都想把妳弄壞……這樣的感情。」
「抱歉,突然對妳做這種事。」日下部的聲音突然回到平常的語調,讓女主角找回開口的勇氣,她拼命尋找能傳達心情的言語。
「我也喜歡你,我喜歡日下部。」
他鬆開眉頭,楞了幾秒後說:「……騙人。」
「妳的喜歡和我的喜歡是不一樣的。」
「不,我真的喜歡你,一直喜歡你。」
為什麼日下部不相信呢?
「……偶爾,我會憎恨這樣的妳。說謊也好,想和我作朋友也好,想要我怎樣呢?」
「如果是半調子的感情,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給我期待。」
「抱歉,對妳做了這種事,我也不祈求妳的原諒。我不會再接近妳了。」
本來兩人將就此分道揚鑣,事情也能在更惡化前打住,女主角卻開口了:「我不是在說謊!雖然不想要這樣,但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。」
「……」
一陣漫長的沉默。
「……那麼,妳能一直待在這嗎?」
「咦?」
「我……」日下部頓了頓。
「如果我認真的話,就這樣讓妳行蹤不明的力量,我有喔。」
「也許那樣也好。或許妳會輕視我,但那樣做的話,妳就會一直……」
「你在說什麼?」
「……做不到吧?」
「所以我說不要用半調子的感情說這種話……本來打算放手了。」
「生氣也好,憎恨也好,哭泣也好,怒吼也好,不會再讓妳逃走了。讓妳不能去別人那裡,只要妳待在我身邊就好,其他的我都不需要。」
「你、你在開玩笑吧?」
「……我看起來像在開玩笑啊。」他只有嘴角輕輕扯動,做出歪斜的笑容。
他丟下她離開房間,女主角隨即轉動門把,卻發現被鎖上了。
無論確認幾次狀況都沒有改變,門被從外鎖住了,那……不是玩笑嗎?


天漸漸黑了,她焦急地在房內來回走動,想撞開門,但厚重的門板不為所動。想從窗戶逃走,開窗見到的高度卻令她暈眩,她沒有用床單做成繩索挑戰那種高度的勇氣。
她想起說她在說謊時,日下部無感情的雙眼。沒有憤怒也沒有悲傷,只是淡淡說她在說謊,否定的眼神。
這時,日下部回來了。見到立在窗下的她,輕輕嘆了口氣,那時無表情的臉孔消失了,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神情。
「從窗戶逃走是不可能的,愛惜生命的話,還是放棄比較好……穿著這樣的衣服,妳也不能出去吧。」
女主角的衣服早就被拿走了,她只能穿著日下部的襯衫。
「不、不行唷,把客人這樣丟下不管……對吧?」她的聲音隱隱顫抖,該怎麼自然地笑,她已經不知道了。
「……害怕我嗎?」
如果只有害怕的話,會更加哭叫抵抗吧。女主角心中默默否認著。
「抱歉,問了理所當然的問題。我不想傷害妳,雖然已經無法相信我了吧?」
「你說要把我關在這裡,是開玩笑吧?」女主角再次確認,卻克制不住顫抖。
「……我不擅長開玩笑。我沒有打算讓妳回去。」
「怎麼可能?你不會這麼做。」
「為什麼能說得如此斬釘截鐵呢?」
「因為、因為你是個溫柔的人。」
一直很沉穩,雖然有點懦弱,但是個很溫柔的人,所以不會認真做這種事的!
「……那個溫柔的人,今天對妳做了什麼,妳忘了嗎?」
「只是藏起來了。因為害怕被妳討厭,所以壓抑住那樣的感情。如果妳知道了,一定會離開我……只是這樣而已。」
「不相信嗎?那麼證明給妳看吧。」
他把女主角壓倒在床上。
「做什麼?妳不是知道嗎?男人把女人壓倒在床還能做什麼?這次,不會只有撫摸妳就結束了。」
這這這,真是壞人的台詞啊XDDDDDDDDD
「妳一直不知道我在想什麼,所以才會相信我。我一直想這樣對妳,強迫地擁抱妳,讓妳變成我的東西,我一直考慮著這些事。」
「知道我在想像中侵犯過妳幾次?想聽的話我全都告訴妳,我是怎樣地想弄髒妳。卑鄙、骯髒、醜陋又最差勁的我,全部都告訴妳。」


到這我真的小花開了XDDD尤其接下來哭音全開=////=


「不要說我溫柔。」
聲音在顫動?
「不這麼做就什麼也無法得到手……」
襯衫被渲染出點點水漬,他哭了嗎?
「為什麼不要呢?明明就喜歡……啊,我知道了,因為、討厭被我碰觸嘛。」
「那種事我知道的……」日下部邊說邊不斷抽泣。
「更討厭我也好,因為是這種過份的傢伙,不能原諒的混帳,恨我也好……」
「不像沒有感覺嘛,喜歡被強迫嗎?」日下部越說越哽咽。
「我能給妳的快樂,只有這樣而已……」
聽到他邊哭邊說著這些台詞,她無法覺得他過份啊,她不禁呼喚起他的名字。
「日、日下部……」
這只是讓他更難過,勉強從喉嚨擠出的聲音喊著:「別叫我!」
「日下部……」
「別叫我,妳只要說討厭我,要我住手,傷心哭泣就可以了。」
「日下部……」
「輕蔑我也好,痛罵我也好……就是別呼喚我。」
「日下部……」
在痛苦的結合中,他們已經無法回頭。


「妳知道了吧,我就是這種人。」
她不禁湧出淚水,好想被擁抱,那樣的話,一切彷彿還來得及。但日下部伸出的手停在她淚痕前,卻不再靠近。
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,她只能不斷哭泣,而日下部的手漸漸收回,既沒有擁抱她,也沒有拭去她的淚水,只是在一旁僵硬又沉默地看著她流淚。


當她哭累醒來時,發現身上蓋了件毛毯,是日下部為她蓋上的吧。如果真的想讓她覺得他是個過份的人,就不要讓她看見他的溫柔,如果繼續殘酷對她,也許她就能憎恨他。
想著想著,突然注意起日下部沒睡在身邊,抬頭才發現他趴在桌上。

 沉睡的模樣又回到她所認識的,沉穩又稚氣的日下部。她注意到他唇角有小小的傷痕,是她造成的。忍不住想伸手觸碰那傷痕時,「別碰我!」日下部之前的拒絕浮現在她心中,她的手也就這樣停在即將碰到他的界線。
一下子也好,想要像以前一樣,彼此安穩地笑著。
「……喜歡你。」沉睡的日下部聽不見她的聲音,如果能在變成這樣前做點什麼就好了,那樣的話他們就……
後悔已經太遲了。


偶然間,日下部將手機忘在房間。她抓住機會撥電話回家,是弟弟接的電話,該趁機求救嗎?
但她可以就這樣丟下日下部不管嗎?於是她深吸了一口氣,對弟弟說要暫時住在朋友家集中製衣。


唔,這篇真是打不完OTL
因為我很喜歡日下部在崩壞中掙扎的感覺,會不禁想寫出每句對話,讓讀到這篇的人能盡量感受到他的心境。
總之我繼續努力……


「想要的話,什麼時候都能跟我說,我能為妳做的,也只有這件事而已。」
「還是我的身體不行呢?即使只是當作給妳感覺的道具也可以。」他說著說著笑了。
「心跟身體是兩回事。沒問題的,我不會誤會……」
「沒這回事!我……」為了阻止她即將說出的話,他強硬地綁住她的手腕,蒙住她的雙眼。


「沒關係,即使妳有感覺也不是妳的錯,一切都是這樣做的我不好。」這樣無所謂地貶低自己的日下部。


「如果咬下去會怎樣呢?放心,我不會這麼做……騙妳的。不可以這麼簡單就被騙呦。」邊安撫她,邊欺凌她的日下部。


「解開的話,妳就會看到我了。忘記是我也好,誰都可以……想像是被喜歡的人擁抱吧。」拒絕解開她雙眼束縛的日下部。


「沒關係,雖然我想要妳,但我知道不能勉強妳的心……該怎麼呼喚妳呢?名字嗎?還是聽到我的聲音就討厭呢?那樣的話我會乖乖閉嘴,只要那是妳的希望。」
「日下部……」女主角這樣回應他。
「……妳很擅長欺負我呢。」他痛苦地笑了。


「你打算這樣到什麼時候?」
「……因為我喜歡妳,一切都是我的錯。雖然知道該結束了,但最後可以聽我一個願望嗎?」
「一次也好,能呼喚我的名字嗎?」
名字?他明明拒絕她喊他名字的……啊,她懂了,這願望實在太小了啊。
「……ハル。」不是姓氏,而是他的名字。
「我喜歡你,真的真的喜歡你。」在最後她還是不說的話,就再也不能說了。
但是日下部只是寂寞地笑說:「謝謝妳。」
「妳只是誤會了。被我這樣對待,為了忍耐殘酷的現實,所以欺騙自己是喜歡我。我沒有弄錯,確實是如此。我知道妳很溫柔,但不用勉強也沒關係……」
「似乎還有想些多餘事情的餘力呢,讓我擁抱妳吧。我奪走了妳的一切,只能用這身體多少還給妳一些,我也只能做到這樣的事。」
女主角努力壓抑住想哭的心情,想哭的、想被擁抱的不只有身體而已啊,為什麼他就是不懂呢?


監禁般的生活持續著,女主角頭髮長長了些,人也瘦了些。
「好奇怪啊,明明妳就在身邊,卻想不起妳的笑臉,想起的只有悲傷的神情。」
這一點她也是,想不起日下部純粹的笑顏了。
「……妳想出去嗎?想回到本來的生活嗎?」
「雖然我想,但是回到原本的生活後,我們會變得怎樣呢?」
「……妳果然很會欺負我。」
「為什麼對我這麼溫柔?明明除了我以外,妳還有很多對象……我如此地迷戀妳,變得不能沒有妳,而妳卻不知什麼時候會變成別人的所有物。」
「如果一開始就不認識,就不會這麼痛苦了。如果這麼難受,不要喜歡上妳就好了。」
「……我愛妳。不管多討厭我也沒關係,我不會說想要妳的心這種話,所以……」眼淚滑落他的臉頰。
「待在我身邊。」
又來了,她這麼想著。明明靠得那麼近卻什麼也無法傳達,和她在一起只會讓日下部痛苦而已。


她做了一個夢。
夢見在歌劇團工作,下班後跟日下部約會。當她說喜歡時,日下部會率直回說:「我也是。」
很幸福的夢,殘酷的夢。


看見自己在窗中憔悴的倒影,她又哭了。
如果她早點注意到就好了,早點跟日下部告白就好了。不要執著於言語的傳達,明明那個吻就夠了。害怕是自己誤會了,反而把日下部逼到這種地步,深深傷了他。
她沒有說喜歡的資格了。
窗外吹進自由的風,她朝天空伸出手,雲朵看似近在眼前,但無論她如何伸手都無法抓到。她忍不住將身子更探出窗戶,試著再伸長手。
再一點、再一點。
突然,她被人從後方強力地抱住了。
 
「妳在做什麼!」日下部面無血色,緊緊地抱住她。
「討厭在我身邊到寧願死嗎?」
「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?還有更簡單的方法啊!現在要選擇這種方法的話,一開始求救就好啦!」
原來日下部知道她打電話回家過的事。
「那時我安心了。如果妳求救的話,一切就結束了。不管之後我多麼痛苦,只要是為了妳,那樣就好。」
但是她卻沒有求救,她不能就這樣丟下他不管。
「妳不懂。即使做了那樣過份的事還說喜歡我……如果妳的溫柔能半途而廢,我就能憎恨妳了……討厭!我討厭這樣!」
又是一陣沉默。
「……已經夠了,妳走吧。雖然這樣無法補償妳,但我能做到的事,我都會盡量做。所以全部都結束了,忘了我吧。結束了,不會再見面了。」
「開心吧?能夠出去了,能從這種人身邊解放,能再做喜歡的事……能回到從前……」他用瀕臨崩壞的聲音說著。
「……我知道了。最後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嗎?可以吻我嗎?」
「……哈,為什麼妳這麼會攻擊我痛處呢?」他寂寞地苦笑著,伸手抬起她的臉。
「真的,曾經很喜歡妳。」
「目前為止對不起,再見。」
他印下和最初一樣溫柔的吻。
不願意就這樣結束,她哭了。
想起日下部曾說過:「……我愛妳。不管多討厭我也沒關係,我不會說想要妳的心這種話,所以留在我身邊。」
對於喊著不想就這樣結束的她,他卻笑著回說:「沒問題的。現在只是有點混亂而已。等妳冷靜下來,就不會想再見到這過份的傢伙了。然後……有一天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,過得很幸福。」


到這裡,女主角再也無法忍耐了,多日的委屈終於爆發。
「為什麼不相信我呢?我喜歡你,在變得這樣之前就一直喜歡你,如果不是你,我絕對不會原諒對我做這種事的人。」
也許就這樣分別的話,日下部會跟她以外的人過得很幸福。和她不一樣,既溫柔又可愛,能完全接受他心思的人。
光這麼想,胸口就宛如被千刀萬剮般疼痛。
「為什麼不瞭解呢?要說幾次喜歡才可以呢?說幾次你才不會再露出這樣的表情呢?約定一直都待在這的話,你就會相信我的話嗎?我喜歡你!不輸給你的情感般喜歡著你,我一直這麼說著。求求你,相信我。」
「下次再說是我誤會了,我也要把你關起來,從早到晚一直在一起,直到你明白我心意為止,絕對不讓你離開。」


哇喔!關起來這點GJ!
都說到這份上了,日下部該相信了吧= =


「從來沒想過妳會這麼說。這是一場夢吧?醒來時妳就不在了……」
「我一直都在喔,睡著的時候也好,醒著時也好,一直都在一起,一直都在ハル的身邊。」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」他抱著她痛哭失聲。


之後女主角終於結束了被監禁的生活,歌劇團那邊,日下部早就利用家裡的力量,處理成女主角放有薪假中,看來他並不是真的打算永遠拘禁她。
「我也不知道想把妳關多久。雖然知道妳回去後會很困擾,但多一點時間也好,想讓妳再待在身邊。」
「從沒有喜歡過人,碰到了喜歡的人不禁就吻了她。我很混亂,雖然下定決心,卻又迷惑了……一直延遲說出心意,結果就說不出口了。最後還做出了那種事……」
女主角趕緊握住日下部的手,日下部對她的碰觸似乎仍有些膽怯。
「我、喜歡你,你呢?」
「咦?為什麼突然?」
「我喜歡你,你呢?」
「……我也喜歡妳。我向月亮發誓,我喜歡妳。」
「『羅密歐與朱麗葉』嗎?但是故事中說不要向月亮發誓,月亮每天變幻無常,愛情也會有陰晴圓缺。」
「我不這麼想。不論外表如何改變,月亮在那裡存在的事實不會變。雖然無法自行散發光芒,比起太陽我還是更喜歡月亮。」
「所以我對月亮起誓。即是看不見,即使形狀變換,我對妳的思念都不會改變。在妳允許的範圍裡,我會一直陪在妳身邊,就像在太陽身邊的月亮一樣。」
從緊繫的手中傳來他的溫度,那是隻如果不由她主動緊握就不會握住她的,懦弱的手。
也許他們之間會一直這樣下去,但任性的她已經決定不會放開他的手,要努力向他傳達愛意。
「嗯,一直都在一起。」
也許一生都將隱隱作痛,但相信兩個人在一起,就能分擔一半痛苦。


【悲しみの果て】
發展和上述相同,女主角態度曖昧,日下部爆發拘禁她。


日下部仍拜託女主角喚他一聲「ハル」,仍不相信女主角的告白。


他仍哭著說:「沒有喜歡上妳就好了。不會要妳喜歡我,但請妳陪在我身邊。」


又夢見那殘酷的夢。


分歧從這開始。
從夢中醒來的她,慶幸日下部沒有躺在身邊,不然看到他的臉她又會哭出來。
會一直這樣下去嗎?她討厭這樣。
想離開這裡,想回家。
她死命敲打厚重的門板,不抱希望地轉動門把,門意外打開了。
她想逃,但該逃走嗎?可以這樣丟下他嗎?想起過去種種溫柔愉快的回憶,她覺得還是再談一次看看吧。
但當視線瞥到床舖,難堪的回憶一一浮現。
無法言說的悲傷與恐懼從身體深處湧出,她討厭這樣,她果然該逃走!


她奔出房間。


穿過走廊。


走出大廳。


幸運地順利來到大門。


不可思議都沒碰到任何人。


過去為了見日下部而通過的走廊,現在她為了逃離日下部而通過。


終於出來了。


新鮮的空氣,久違的地面,自由的外面!


「……」離門口僅剩一步時,有人從後方狠狠攫住她的手腕。


他輕垂悲傷的雙眼,又緩緩張開,瞳孔中最後的情感也乾枯了。



沒有日曆也沒有時鐘的生活,麻痺了她的時間感。
醒來就是早上,睡著就是夜晚。也許從那之後經過了一個月,也或許只過了三天。
那晚他強硬地把她帶回房間,彷彿要讓她失去意識般不斷擁抱她,從那天開始一直如此。
在身體枯萎前,她的心就會先枯死。


「吶,怎麼回事?被這樣強迫,被監禁,還會發出喘息?想說是我造成的,所以沒辦法?才不是喔,妳本來就是這種人,不論是誰都能讓妳變成這樣。」


「只是剛好被我觸碰而已。就算不是我,被任何人碰妳都會……」


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啊,為什麼要這麼說呢?


「吶,妳其實不討厭吧?被這樣對待,被關在這裡。」


雖然很難過很羞恥,但對象是日下部的話……


「有時候我也不能明白,為什麼我會做這種事呢?」


「想要待在妳身邊,不想把妳讓給任何人……只是這樣而已,為什麼呢?」


他一隻手覆蓋住臉頰,無力地垂下頭。她忍不住想伸出手,安慰這樣的他。


「別碰我!」


隨著時間經過,日下部看她的眼神改變了。悲傷的神色被另一種刺人的感情取代了。


「……只是想去你身邊,不行嗎?」


「為什麼?沒這必要吧?」


他冷冷的聲音滲入一點笑意:「如果覺得抱得還不夠的話,那另當別論。」


「不是這樣!我只是喜歡你,一點點也好,想更靠近你,這樣不可以嗎?」


「謝謝。」日下部義務性地回答。


「真可憐。本來應該在天空下自由歌唱的小鳥,卻得被關在鳥籠裡。」


「……已經聽膩了,什麼喜歡,什麼愛。」


因為他不相信啊!為了讓他相信,她只能不斷重複愛語啊!


「如果是以前的我,聽到這一定會高興得哭出來吧。」


他伸出手捧住她的臉頰,食指愛憐地描繪著她眼睛的輪廓,並再度歪扯嘴角,做出微笑的形狀。


「……」
已經不行了,即使視線相交也無法傳遞任何情感。眼前漸漸歪斜,原來是眼淚模糊了她的視線。


眼淚順著臉頰滑落,沾濕了日下部的手指。


「我也愛著妳,但是……」他依舊微笑著。


「也比世上任何人都厭惡妳。」


交疊的吻,是眼淚的味道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


寫完了!!!
終於寫完了!!!
由此可看出我真的有被劇情萌到,才會寫這麼長一篇XD
其實我本意只是想表達壞掉的日下部萌到我而已,卻演變成故事解說OTL


我喜歡日下部掙扎的模樣,明知不可以這麼做,卻又無法克制。
只是希望重要的人幸福,希望自己幸福,卻得不到。
傷害對方同時,也拿把刀在刨自己的心。
對方傷心哭泣時,自己早已在流血淚。
自虐虐人。


日下部是個很沒自信的人,當他發現自己喜歡上女主角,而她也似乎對自己有意思時,他心中肯定充滿期待。
但卻又看見她跟其他人談笑自如,還冒出交情匪淺的青梅竹馬,他實在沒有自信了,甚至覺得讓對方知道他的喜歡,都會造成對方困擾。
即使如此,他還是克制不住期待,不敢說出心意,卻又忍不住想親吻她,讓她感受到他喜歡她。
在戀愛這方面,女主角也同樣沒自信。
隱約覺得日下部喜歡她,但在他沒有明確告白前,她選擇保護自己。
雖然被吻了,但她還是連開口詢問的勇氣都沒有,只是被動地等著告白。
本來兩方各自都沒什麼問題,曖昧期本身也沒有罪過,但沒自信的兩人湊在一起就出了大問題。
明明都喜歡對方,情感卻擦肩而過,契機只是件很小的事,卻造成無法彌補的缺憾。
那無可奈何的悲痛讓人看了難過,卻也吸引人。
「我愛你,也比世界上任何人都恨你。」這是我覺得有趣的地方。

如果這條路線主角不是日下部,而是夜凪的話,我也許不會這麼動容。因為一開始就知道夜凪是個腹黑S人,即使他再狠,我都不會太意外。偏偏這劇情主角是日下部。
對他最初的印象除了溫柔,更覺得懦弱、沒魄力,不夠有男子氣概,不吸引我。
但是他卻能不經意地說出:「我認真的話,是擁有讓妳行蹤不明的力量。」這種話,因為知道平常的他,因為他說得很平淡,更覺得背後有無言又絕對的強勢。
他或許是隻溫柔又仁慈的……猛獸。這反差吸引了我,他是真的發狂崩壞了。
越是看到他的脆弱與痛苦,越是喜歡他。


相較之下女主角給我的感覺平面多了。整體來說偏柔弱的女主角,雖然不會流於無能,但也沒有明顯的情緒。就算會怨怪她為什麼不敢告白,為什麼不夠堅定,卻不會真的因此生氣,只是很淡然地接受那是劇本安排。因為她並沒有鮮活到,能讓我動氣。
如果女方也有跟日下部相應的激烈情緒的話,這劇情不知道會黑到什麼程度XD


玩完後才明白【どこかで幸せに】中,日下部為什麼要放棄。他大概已經在理性崩壞邊緣了吧?
女主角真的喜歡他嗎?就算喜歡,也沒有他那麼強烈吧。
不然也不會從容地回家,不像他焦急得要發狂。
再這樣下去,他會像【悲しみの果て】一樣,把她關在牢籠裡……僅存的理性阻止了他。所以他選擇疏遠,只要她未來能在某處過得幸福。


無論如何,日下部的作為並不可取。就算加害者也很痛苦,還是不能把他的行為合理化。
現實中我也不欣賞這種犯罪般的行為,千萬不要只看了這篇,就誤會我喜歡這樣:P 這只是我喜歡的「創作的世界」之一。

PR
留言
color
name
subject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請求
最近很想玩這款遊戲
尤其是看了大大寫的心得>///<
雖然買了
可是有亂碼= =
我真的很想玩>"<
可以告訴我怎樣才能安裝+玩?
拜託!!
2009/10/21(Wed)  20:58 編輯
TO 嘉
大部分的日文遊戲用applocale轉編碼就可以玩囉
http://www.chweng.idv.tw/swintro/apploc.php
可以到這邊下載
裝完後找到遊戲的執行檔,選擇日文,就ok囉
我印象すみれの蕾用applocale就能執行了~
我覺得這款還滿有趣XD 期待你玩得開心^^
2009/10/22(Thu)  10:26 編輯
感謝
謝謝!
總算能玩了!^^"
2009/10/24(Sat)  14:45 編輯
TO 嘉
不用客氣:D
期待你的遊玩心得!!^^
2009/10/25(Sun)  03:03 編輯
第六代 HOME すみれの蕾-日下部ハル(中)
photo by 七ツ森  /  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
忍者ブログ [PR]
月曆
05 2017/06 07
S M T W T F S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
最新記事
(11/12)
(02/18)
(06/28)
(03/12)
(03/07)
最新回覆
AD

書櫃
雜言
應援!
Photobucket
Photobucket
「Bloody Call」応援中!
スカーレッドライダーゼクス応援中!
主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