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這裡以日常雜談居多,遊戲感想居次,參雜些許動漫畫感想、同人/cos相關記事。 非自由連結,任何連結轉載請先通知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勉強算是戰B分類?

起源自十一網誌的圖片:LINK
不過我這邊的故事和十一的不太一樣XD
反正都是在惡搞(菸)

沒時間使我心情很煩,一些龜毛人事物讓我更煩。
最討厭的人之一就是有話不說清楚,私底下彆彆扭扭的。
所以雖然明知不該浪費時間了,還是想娛樂一下自己。

從前有座富饒的村子,但某日開始作物漸漸枯萎,富饒的土地失去生命力,村民的生計陷入困頓。如果只是一時的收成不良也就罷了,但隨著地瓜、樹根都被人們啃食殆盡,村民間爆發了集體傳染病。

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這樣下去,在餓死前村民們就要先病死了,這時村中的神官偶然發現一本古書,記載著壓制疾病之術,這就是一切的開端。

該術法是這樣的:將疾病藉由咒語封印在剛出生的嬰兒體內,承受術法的嬰兒將會如常人般長大,但只要他一受傷,封印的疾病會隨著他的血液與傷口擴散出去,一旦他死去,之前封印住的疾病將會全部擴散,造成無數死傷。

術法同時記載了轉移之術,在上一任病體死亡前,將咒印轉移給下一任病體,就能持續維持此法。

犧牲一人拯救全村的作法很快獲得認同,術法成功地完成了,效果出乎意料地好,原來該術不只吸收了人的疾病,甚至連動植物的病源都可吸收封印,所以自此以後該村村民幾乎不再有人有任何病痛,年年過著豐收的日子。

除了偶爾病體不小心受傷,導致村民不幸病死外,村民幾乎都是老死或意外死亡的。為了完全杜絕生病的機會,也不讓病體有機會受傷,不知從哪一代開始,病體一旦脫離嬰兒時期,就會被關入與世隔絕的地下監牢。

那是一個方形的空間,病體尚幼時可以在裡頭奔跑,隨著年紀漸長病體只能微彎著腰在裡頭行走幾步。深埋在地下沒有窗戶的方形空間,唯一的光線是每日由上方垂下食物時,掀開蓋子的櫺格間灑入的微弱光芒。

送食者是唯一與病體有接觸的人,但他被規定不得與病體交談,這是為了完全不讓病體意識到自己是「人類」,病體只要一直無事地活著就好了。

嬰兒時期與將死之前,是病體唯一能脫離方形牢籠的時刻。

違背了自然法則、壓制著「病」的村子,持續了好幾代的樂園,直到那一刻……

 

擔任這代送食者的是叫做政宗的男孩,他因一時好奇在送食時對牢中說了幾句話,地下傳來:「好、天氣、媽媽、食物。」等等破碎的詞句,這些都是政宗偶爾在送食時的喃喃自語,沒想到竟被病體學起。

第一次,身為送食者的政宗認知到病體也是個人,政宗開始教病體說話。

日子漸漸過去,每日的送食從他單方面談論今天發生的事情,變成兩方對談,即使明知不可以,政宗心裡悄悄地把病體當作朋友。因為身為送食者的他被村中的孩子們排擠,「朋友」他想要一個朋友很久了,於是他為病體取了名字──「成實」。

小小的友誼日漸深厚,沒人願意主動與病體接觸,是以也沒人發現送食者和病體間竟建立了友誼,病體竟然產生感情有了人類的自覺。直到某天,政宗將盛開中的櫻花枝垂下給成實,他想讓朋友也感受櫻花的氣息,樹枝的斷口不慎將成實的手指劃開微小的傷口,僅只是滲出一點鮮紅的血而已,疾病已悄悄沿著下垂的繩索上攀、入侵,政宗發出一聲尖叫後狂奔離去,送食的繩索猶垂著。

自那天起過了好幾天政宗都未來找成實,比起飢餓帶來的痛苦,成實第一次體會到的寂寞害怕更令他震驚,於是成實利用未收回的繩子往上攀爬,在經歷過數次失敗、身上多了許多細小傷口後,他攀爬到洞口。釘死的木條阻礙著他,這時成實意外發現自己的特殊能力,當他心裡想著要破壞眼前的木條時,他手掌撫摸的木頭開始腐蝕。這是因為被封印的病毒開始擴散,使成實對萬物擁有極強的破壞力,當然成實並不會明白這點。

還來不及感受太多自有記憶來第一次接觸的外界,成實憑直覺來到政宗的住所,政宗獨自躺在房內,露出痛苦的表情,臉上長著一點一點的疙瘩,其中以右眼最為嚴重,被化膿的紅腫包覆無法張開。

雖然沒有近距離接觸過,但成實知道這就是每天在逆光下他所看到的臉孔--政宗。正當成實想要上前時,卻發現許多人湧入政宗房內,說著他不太明白的話。

「既然政宗會生病表示病體受傷了。」

「沒有跟人接觸的病體怎麼可能會受傷?尤其病體在術法持續的時候是不可能生病。」

「沒有人……難道政宗和病體有所接觸嗎?」

「無論是什麼原因,這個村子不容許『疾病』存在,趁還沒鬧大之前把政宗殺死吧。」

成實至少聽明白一個單字「殺死」,這些人想殺死政宗。

 

(中略)

 

政宗和成實兩人一塊逃跑,但無路可逃的兩人被村民逼到湍急的河流邊,政宗不慎被村民殺死了。

政宗死了,被村民們殺死的,就死在成實懷裡。他死前無法張開的右眼在看到成實的瞬間竟然張開了,政宗對著成實露出微笑後死去,成實覺得心好痛好痛,右眼也好痛。

成實掃了一眼圍住自己的村民們,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要這樣對他,只知道好恨,這些人似乎很怕自己流血,那他決定……成實右手刺向自己的右眼,挖出血淋淋的眼珠放在政宗的手裡,見血的瞬間瘴氣散發開來,成實身邊的村民全都呻吟倒下。

成實拾起村民落下的鐮刀,沿著河岸坐下,政宗微溫的身體倒臥在他身邊。成實在手腕畫下一刀,傷口泊泊流出鮮血,他將手浸入河水,水面被染成一片紅。

雖然不太明白,但成實隱約知道這樣可以為自己報仇,向奪走他一切的世界抗議。

……之後,這一帶在一夕間沒落,即使後來有移民遷徙至此也會盡快搬走,因為種不出任何作物的土地沒有價值,更別提在這裡待久就會染上各種疾病,此處漸漸荒廢為無人跡的深山。

 

直到現代……

一名叫政太郎的大學生,一直很照顧他的小十郎學長在日前失蹤在山間,為了尋找學長政太郎也來到山林裡,在山中迷路許久的政太郎突然在河邊遇到一名男性,該人肌膚白皙,留著一頭烏黑長髮,右眼纏著白色繃帶,看起來有些文弱,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。

「你好,你也迷路了嗎?我們一起行動好嗎?我的名字?我叫做──成實。」

男性向政太郎伸出右手,政太郎禮貌地伸手回握,瞬間感受到刺痛的冰冷。

於是,政太郎和山中的神秘男性結伴,找尋脫離此山的道路和失蹤的小十郎蹤跡。

故事從這裡開始……

PR
留言
color
name
subject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好痛O口Q
比老闆的版本痛100倍!
血液 2006/12/06(Wed)  11:26 編輯
Re:無題
再怎麼痛,也沒有成實受讓我痛orz
【2006/12/18(Wed)  18:59】
不愧為成實之母
水夫人感想+1

麻君的確是手起鞭落,
一點兒也不留情啊.....(抖很大)
11 2006/12/06(Wed)  22:26 編輯
Re:不愧為成實之母
鞭成實是我愛他的表現啊
【2006/12/18(Wed)  18:58】
謝天 HOME 考完了
photo by 七ツ森  /  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
忍者ブログ [PR]
月曆
07 2017/08 09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最新記事
(11/12)
(02/18)
(06/28)
(03/12)
(03/07)
最新回覆
AD

書櫃
雜言
應援!
Photobucket
Photobucket
「Bloody Call」応援中!
スカーレッドライダーゼクス応援中!
主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