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這裡以日常雜談居多,遊戲感想居次,參雜些許動漫畫感想、同人/cos相關記事。 非自由連結,任何連結轉載請先通知。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做了一個夢,夢的風格算是西洋+超能力魔怪+黑暗風。
醒來後覺得這夢好像AVG遊戲。

那是一家佇立在街角的西式店,是餐廳還是酒店?我不太記得了,總之是類似的設施。
裡頭有很多人,當我踏進去裡面時,有種就此難以脫身的感覺。
我是一個普通的長捲髮洋裝女性,與其說那是「我」,更像是遊戲中玩家操控女主角的感覺。
我似乎是迷路才不得已進去這家店,因此雖然在店裡很不舒服,卻也無法選擇離開,也不能離開。
這時發現店裡有個人是我現實就認識的人A,理所當然下意識會主動靠近A。
同時還注意到另外兩個人B和C,他們純粹是架空人物。B是個像執事般的人物,看似侍奉著C,卻給我實際上是他在命令C的感覺。
C則是十多歲,略帶正太感的金髮少年,雖然談話時會面帶微笑,卻比明顯看似魔頭的B更令人不舒服。隱約覺得C是沒有感情的殺人兵器,一個不對,談笑間身體就會被他刺出幾個窟窿。
因此我更是靠近A,遠離B和C。
A對於我出現在這家店裡,感到非常不贊同。
接著就像遊戲一樣,想走特定人物路線時,遇到選項就拼命選要去找那個人之類就對了。
於是我半死纏地跟著A,發生了各種事件(我忘了),一天A對我說:「妳有機會離開了!」

不只是我而已,似乎也有別組人通過相關事件,取得離開的條件。
離開的方法之一是取得某些道具,另一組人馬是達成這個條件。至於我,我不知道是達成什麼條件了。
店裡的人也很乾脆地打開店門,讓我們出門等候離開的公車,但這時C露出慣例的無溫度微笑,令我一陣不安。
一開始只有少數人在等公車,但平常看來班次密集的公車,卻苦等不到。
等待時間越長,空氣越瀰漫不安與危險。
不知何時開始,身邊的人越來越多,但卻是些看似地痞流氓的人物跟著我們一起候車。
我一開始是隨意坐在候車椅上,行李隨性放在腳邊。這時卻突然有個念頭:「行李不再靠近自己一點,會被搶走!」
於是我悄悄地把行李往自己移動一些。
這個動作被眾人注意到了,他們刻意對我露出嘲諷又憐憫的笑容,這使我更加忐忑。
該繼續等離開的公車好嗎?但是若說放棄等公車,等於放棄離開的機會,又得回到店裡。
還是應該……
正當我猶豫時,達成取得道具條件的那組人開口說:「如果我們放棄這遊戲直接結束,可以不可以?」
執事B輕輕笑說:「當然可以。需要我告訴您之前放棄的人都付出了什麼代價嗎?」
B雲淡風輕地說出過去的經驗,我們則是越聽越駭然。
另組人急忙說:「夠了夠了!那我們選擇重新開始遊戲可以吧?」
B:「當然可以。只要您願意,遊戲可以無限次重來。甚至可以讓您指定重來地點呢。」
那群人交頭接耳,討論出定案後說:「真的可以指定地點?那我們要去XX房間!就是我們最後待的地方。」
B:「喔?XX房間是嗎?沒問題。」
於是那群人被傳送離開了,我的視點變成旁觀他們回到xx房間後發生的事件。

習慣玩遊戲的人應該對顯示隱藏寶物/道路的道具設定不陌生吧?
只要持有該道具,就能看到本來看不到的東西,因此能獲得隱藏寶物。
那一組人看來就擁有這樣的道具,所以他們才會刻意指定要回到最後的房間,因為最後的房間就放著離開條件的道具。
我看著他們使用了顯示隱藏寶物的道具,畫面上的地圖多了幾個閃光點,以及道路指示。
接著閃光點一個個消失,代表他們獲得了位於閃光點位置的物品。
和上次一樣,除了離開必須的道具以外,還會出現單純裝著金錢或寶石的寶箱,他們興奮地四處搜刮。
又跑出一組新寶物指示,他們興奮奔向寶箱同時,一群人被變化成狗。
他們並不驚慌,也許這是上次就發生過並平安結束的事件,也或許他們貪慾充心無暇在意這點小事。
房間的一角,也多出幾隻狗。
這群被變成狗的人並不在意另一群狗,上次這些狗只是單純對他們搖尾示好而已。
當這群人開心地以狗姿開啟寶箱時,另一群真狗行動了,牠們快速又兇猛地朝他們奔來,對準喉嚨咬下去!
……我分不出眼前畫面一黑是因為事件轉換的過場效果,還是噴濺的血把畫面洗黑。
總之,發展主線又回到我身上。

我總覺得繼續等也等不到離開的公車,反而會被一旁不壞好意的人們分屍砍死,導致無法挽回的game over。
加上看到另一群人選擇重新開始,堅定了我重新再來的念頭,於是我也要求重來,B欣然同意。
再睜眼,我又坐在店大廳裡,彷彿回到初次踏進店內,看到ABC等人的時候。
那個時候,我選擇了熟人A。
本以為一切順利,也平安活到即將離開,卻發生不得不重來的狀況,應該是在A路線時,我什麼選項選錯了。
但我無法確認是哪邊出錯,於是決定這次換個人物路線吧。
不知為什麼,我選了我最害怕的少年C。
我對C的害怕,並不是無法共處、身體發顫的表層恐懼,而是會從骨子裡感到刺骨寒意,一接觸他彷彿就會加速腎上腺素分泌,且無法違背他的意思。
對於我的靠近,C只是淡淡地笑了,彷彿在說:「小心死得很慘喔。」

我就這樣一直戰戰兢兢地接近C。
看到曾經跟A共度的事件們,變成與C共度,其實很新鮮。
一次事件中,我和他一同外出,明明我人身很自由,卻覺得有條隱形的鎖鏈扣在我頸子,而鎖鏈的彼端,當然是C的掌心。
我被單獨留置在冰品店裡,心中盤算這是不是逃跑的好時機?我內心猶豫不已,卻不敢站起身,義無反顧逃跑看看。
在我內心天人交戰的時刻,我感到背部寒毛直立,不知何時C已經站在我身後。
他用不知是讚美還是諷刺的語氣,微笑地說:「怎麼沒有逃跑呢?」
我只好僵硬又恐懼地轉頭看他,這時畫面變成過場事件CG畫面。
可以看到穿著洋裝長捲髮的女孩,冒著冷汗不安地抬頭看著C,C則是以一種優雅的惡意姿勢,捧著女孩的臉。
因為這時我很明顯自覺變成第三人旁觀者,反而很期待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令人寒顫的事。
瞬間畫面一黑,CG圖變成C用黑布矇住女孩雙眼。
這畫面與行為所蘊藏的各種意味,卻令我害怕到失神。
真實地感覺到力量從指尖慢慢流逝,絕望則取代力量佔據我身。
但另一方面,旁觀事件圖的我,依舊很期待後續發展。

這時……
我感受到自己在床上輾轉翻身……
爹卡路洽!!!
我竟然醒了!!!
雖然很害怕,但我也好想看完啊!!!
哪裡有這款遊戲,我馬上去買T___T
實在太遺憾了!!!
反覆咀嚼這夢的過程數次後,我決定寫下來哀悼這份遺憾。(快回去睡覺啦!)
PR
留言
color
name
subject
mail
url
comment
pass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(敲碗)有下集嗎?
媽媽啊!這沒看完我不甘心啊!
小魔快想辦法夢到下集啊~
Hitomi 2008/10/24(Fri)  15:16 編輯
敲碗+1
好棒的遊戲喔喔喔(喂
Noine 2008/10/24(Fri)  16:35 編輯
我才是最想敲碗的人吧!
Hitomi>
我才不甘心咧TAT
快讓我夢到下集啊!

Noine>

竟然連學妹都釣上來了!!
這夢也太強大XD
2008/10/30(Thu)  19:59 編輯
黑雷製作感想&PF9遊記 HOME 阿黑進度
photo by 七ツ森  /  material by 素材のかけら
忍者ブログ [PR]
月曆
07 2017/08 09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最新記事
(11/12)
(02/18)
(06/28)
(03/12)
(03/07)
最新回覆
AD

書櫃
雜言
應援!
Photobucket
Photobucket
「Bloody Call」応援中!
スカーレッドライダーゼクス応援中!
主張